43名南大附小国小师生为探究高山茶或平地茶好喝?前天从台南远赴200多公里外的屏东满州乡,深入认识台湾最低纬、最低海拔港口茶产制过程。路途奔波,却收获满满,带回课本上学不到的体验。

南大附小彩虹斑马志工队执行教育部户外教育优质课程方案,协同东山区吉贝耍国小办理港口茶户外教育课程,43名师生到屏东县满州乡茶园,体验从采茶到包装一连串制茶过程,学生眺望太平洋边品尝台湾最低纬度、最低海拔的港口茶,在茶香中体悟制茶学问深似海。

南大附小校长许志庭表示,阿里山茶和港口茶两者相距200多公里,海拔、纬度都有差异,耗时4个月踏查阿里山茶、港口茶,教师引导学生找方法,落实12年国教核心价值。

带队的南大附小指导老师张景杰要学生比较港口茶和阿里山茶不同,学生黄谊康说,各自品尝后说,港口茶茶菁比较厚实,茶叶颜色较白,茶汤入喉后稍微涩涩的,但很快就回甘。

港口茶农朱金成表示,屏东因落山风强劲,太阳又大,港口茶茶菁较厚、较老,喉韵是先苦后甘,茶叶耐泡,泡8至9回仍有茶香。

吉贝耍国小学生张家铭说,原以为茶叶只能种在高山上,没想到屏东也种茶,港口茶名列屏东三宝之一,在太平洋的咸咸海风中啜饮港口茶,茶汤似乎也带有咸咸味道,滋味独特。

吉贝耍国小校长姜秋兰指出,学生参与采茶、揉捻、萎凋、发酵和乾燥等制茶过程,上了宝贵一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