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放教育课程近年如雨后春笋,以ewant和TaiwanLIFE两个平台为例,近5年磨课师(MOOC)课程的开课数共为977门,修课总人次破21万人次,从2013年的4千多人,暴增至2018年的5万7千多人,大陆近两年也开始重视,风起云涌做开放教育。学者忧心,在台湾经营MOOC课程的团队都是赔钱在做,政府若继续忽视,就等着被对岸吞噬。

自2012年MOOC在美国爆红以来,利用网络学习已成为欧美先进国家终身学习的主流管道。在台湾,交通大学经营的ewant育网开放教育平台和空中大学经营的TaiwanLIFE台湾全民学习平台已成为台湾最重要的线上终身学习资源。三年多来,两个平台合作签约的大学超过90所,除了台湾的台大、交大等顶大,还包括北京清华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等。

高等教育开放资源研究中心课程规划师李彩愉分析,目前平台中较受欢迎的领域,以时事议题、谘商心理、应用(例如艺术设计和语言文学)类别为大多数。受欢迎的原因除了教师知名度之外,也跟内容题材能够引起兴趣、可确实帮助到实务操作有很大的关系。

自从教育部自2014年开始推动磨课师计划以来,台湾平均每年推出约100门磨课师课程。高等教育开放资源研究中心主任李威仪表示,2014年政府开始补助磨课师计划,鼓励各校做磨课师,百花齐放,台湾的磨课师课程密度,在全世界是前几名的。

李威仪说,从2014到2018年,政府约补助250多门课程,一门课平均补助70万以上。做磨课师需要较高的成本投入,李威仪说,因为要特别录影,都是整个团队在做,投入经费高,一小时影音成本约7万至10万。通常在没有政府或学校特别支援下,很少有老师愿意自己做磨课师。大学推广开放教育,一直都是自动自发,过去靠的是热忱,但热忱不能把这件事支撑太久。

李威仪以台湾平均修课人次最多的eWant平台为例,2014年磨课师每门课平均修课人次约超过400人,热度不输美国的平台。但渐趋下滑,目前一门课程平均约350修课人次。

他进一步分析,从2014年一开始,平台有1/3用户来自大陆,四年来,来自大陆的人数比例一直降低,大陆对我们开放课程的兴趣在快速冷却,主因是大陆两年前订出2020年前,要产生一万门精品课程的目标,去年起,大陆全国大学风起云涌做开放教育,冒出大量课程。

开放教育对台湾整体教育环境的贡献极大,但政府投入及重视程度却十分不足。李威仪说,大陆最近一、二年在此领域有许多大动作,台湾已开始落后,我们的政府若继续忽视,就等着台湾在开放教育及线上学习领域被对岸所吞噬,我们的学子或人民将来可能会被迫到对岸的网站上去学习。

台湾开放课程暨教育联盟理事长李大伟表示,MOOC课程的优势包括,完整的线上学习课程,包括:线上讨论、作业、小考、同侪互评、段考或期末报告。课程内容讲求吸睛,将原来实体课程的内容重新规划,包括精简及模组化。不需学校学籍,可免费注册使用课程;许多传统课程师生比都很小,但MOOC设计给广大群众使用,没有课程人数限制。

至于MOOC的劣势,李大伟说,完课率太低,一般上课的人数只有5%的学生会完成课程。

李大伟说,台湾的MOOC平台(eWant、OpenEdu、ShareCourse、TaiwanLife)中,学习的人口总数皆无法达到国际平台(Coursera、EdX)MOOC课程的经济规模。他说,在台湾经营MOOC平台或经营MOOC课程的团队都是赔钱经营,教育部如果希望全民能继续享受优质精致的MOOC课程,教育部需要先替这些团队创造能产生经济效益的内需市场,同时引进国际MOOC平台让台湾优质MOOC课程能让国际学习者了解台湾,并吸引国际学生来台湾上课,也希望政府能给予更多补助,不然学校就得必须自己筹款。